網站首頁
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許氏網內搜尋
主選單
誰在線上
9人線上 (2人在瀏覽討論區)

會員: 0
遊客: 9

更多...
新會員
hsc 04月25日
wukuchi 03月16日
tga12 03月01日
koji3988 02月27日
ntsyg 02月26日
Alex 02月06日
hwh00826 01月31日
Natali8292 12月10日
wenzhi 11月12日
xo8520 10月07日
站台資訊
網站管理員

bing

andy
 

charlie
 

neil
 

ad-center
中左連結組
Google 搜尋
Google
 
全球許氏文化網 討論區索引
   許氏名人誌
     漢二皇后--許平君與許相如(山東巨野)
註冊才能張貼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底部
張貼者 討論串
andy
張貼於: 05月31日 15:26
管理員
註冊日: 06月28日
來自:
張貼數: 171
漢二皇后--許平君與許相如(山東巨野)
(一)漢宣帝皇后許平君
許平君,山東巨野人(山陽昌邑),父許廣漢,叔父許舜、許延壽等兄弟輩為周代許國國君許文叔公第40世孫。西漢宣帝劉詢貧賤時落魄民間,幸為許平君一家相救,得過難關。許廣漢待劉詢甚厚,相處日久,知劉詢為正人君子,然終未知劉詢為漢室龍脈。
平君自幼知書達理,見劉詢貧病交加,憐而語之,曰:“人有良心善志,仁讓之德,貧賤又何足懼哉?君子莫墜青雲之志。”劉詢患難之時,得有此遇,歎曰:“不意此地竟有如此之人!”
劉詢寬養數月,欲回京都,遂解佩劍為定情信物,以贈平君,求為結髮,告別許氏一家,回京而去,終承帝位。
西漢元平元年,宣帝劉詢詔立皇后,時值大野心家霍光恃功而陰窺帝側,將親生女兒送入宮中,欲立為後。宣帝惡霍光所為,感念患難之妻許平君一家相救之德,卻大將軍霍光之議,下詔“求微時故劍”。
朝廷忠良大臣,目睹宣帝卻大將軍霍光婚議大事,知皇帝心跡,便合力議立許平君為皇后。這段故事於是成為千秋佳話;宣帝求劍史事也成典故;皇后許平君既賢且德,崇尚節儉,親自耕織,常視桑紡,六宮肅然。而且助宣帝審吏治、降匈奴、固邊疆,萬民擁戴,安居樂業。只是,這位賢淑皇后許平君從此成為大將軍霍光奪權亂政的障礙。霍光因此收買皇后女醫,趁皇后臨盆之際,毒害皇后許平君。皇后知其為霍光所害,也知宣帝是有為君主,必能知覺。因此,就在臨危之際,召見叔父許延壽、堂兄許嘉、侄兒許況,留言誡慎曰:“霍光陰圖帝位害我,皇帝必能知覺而圖奸賊,時至而案自明。汝等慎恃仁讓祖訓可也,萬勿用權爭釁,致幹朝政,莫使因報家仇而生靈塗炭!”
皇后許平君言罷而逝,許氏家人也含淚遵守家訓以安社稷。不久,宣帝明察秋毫,洞悉全案:“痛髮妻之不幸,嘉許氏之仁讓,誅霍光及其黨羽。”皇后許平君案終於昭雪,許氏一家青史留名。

(二)漢成帝皇后許相如

成帝是宣帝的孫子,登極為帝之後,又立山東巨野許氏女為皇后,這位皇后叫許相如。
許相如,許氏族譜中記名為許香茹,是宣帝皇后許平君堂兄許嘉之女,許況、許党之妹。其命運也與堂姑母許平君之命運一樣,居皇后之位而當奸臣之道,也遭陷害。
漢成帝時,外戚王鳳設計陷害皇后許相如,使其被廢並貶入冷宮。臨廢前皇后有所覺察,召許嘉、許況、許黨等人而誡之,也與當年姑母漢宣皇后一樣誡曰:“王鳳陰圖帝側,窺視後宮,將以計害我,汝等莫因家仇而鬥恨,致傾社稷。皇帝非昏庸之君,必能匡正。我家子侄輩宜以仁讓祖訓恃之,切勿輕動兵戈。”
對於上述漢宮兩案,許氏一家認識如何呢?
那時候,許平君父親許廣漢,叔父許舜、許延壽,許相如之父許嘉,哥哥許況、許党,叔侄兄弟皆握重兵,手執大權。而且,許延壽與許嘉兩人皆任過大司馬大將軍輔政,兵權在握,論實力權勢足以與霍光及王鳳抗衡。但是,他們顧全大局,牢記仁讓家訓,從而忍受了極大的屈辱和痛苦,沒有擅用手中權力反擊和報復。
誠如許氏家人預料那樣,漢成帝也洞識外戚王鳳奸謀,親下詔令為皇后許相如昭雪,複封許氏家人侯爵,褒揚許氏忠義純良。
andy
張貼於: 06月10日 14:49
管理員
註冊日: 06月28日
來自:
張貼數: 171
山東巨野人(山陽昌邑)--許重要之居住地
(一)漢宣帝皇后許平君
許平君,山東巨野人(山陽昌邑),父許廣漢,叔父許舜、許延壽等兄弟輩為周代許國國君許文叔公第40世孫。

(二)漢成帝皇后許相如

成帝是宣帝的孫子,登極為帝之後,又立山東巨野許氏女為皇后,這位皇后叫許相如。
許相如,許氏族譜中記名為許香茹,是宣帝皇后許平君堂兄許嘉之女,許況、許党之妹。

此時為漢朝最重要的時代--四位侯爵
山東巨野下傳汝南許商及高陽許據---且此二人均住過平輿
fishhsu2
張貼於: 02月08日 16:48
會員三級
註冊日: 10月18日
來自:
張貼數: 60
漢宣帝:生為囚犯的「平民皇帝」
大漢天子民間來〔漢宣帝:生為囚犯的「平民皇帝」〕

  漢宣帝少年時代,重遊俠,喜遍遊,對地方的治安問題頗有心得。所以重視循吏和酷吏的法家精神。「信賞必罰」是漢宣帝時代的美稱。

  漢朝第六代皇帝中宗漢宣帝劉詢(病已)是來自民間的皇統繼承者,這就有點出乎意外。一般來說,皇帝來自民間者,是改朝換代才會有的事;如漢高祖劉邦、明太祖朱元璋便是大家所知道的平民出身。

  既非創業,又非篡位,完全是傳宗接代的繼承皇位,卻會讓一位來自民間的人繼任,這非但是空前的奇聞,也是絕後的怪事。

  痖痖漢宣帝劉詢,初名病已,後更名詢。從他的本名看來,便知道生下來就是病弱的身體,為了祈求儘快病癒,才命名為「病已」。當了皇帝就覺得這個名字太俗氣,所以才改名「詢」,字次卿,諡號宣皇帝。他不但生來病弱,連境遇也是坎坷不已。他在獄中度過童年,而在民間長大,即位之前是一位老百姓。為了老百姓的身分有礙於皇位的繼承,皇太后先封他為陽武侯,才讓他登基為漢朝的第六代皇帝。

巫蠱之亂的受害者

  幼兒坐牢,事出有因。漢宣帝即位時是十八歲,在他出生時,亦即漢武帝征和二年(公元前九一年)發生了「巫蠱之亂」。所謂巫蠱,就是巫師埋木人祭祀、咒詛殺人的做法,是一種惑眾變法的旁門左道。漢初嚴禁巫蠱,坐巫蠱而死的,前後數萬人。因為只要找出木人的證據,便可問出有意殺人的大罪。往往也因要陷害某人,便說某人在某地埋有木人,這便構成巫蠱之獄。

  征和二年,漢武帝已屆六十六歲,皇太子劉據也已經三十九歲。漢武帝有六個男孩,原本連一個都生不出來,是宮廷歌姬出身的衛子夫,為他生了第一個男孩。這個男孩就是劉據,七歲時被封為皇太子,衛子夫也當上了皇后。皇后的弟弟便是討伐匈奴建有大功的衛青,已在十五年前去世。衛青二姊的兒子霍去病,早年立有軍功,比衛青早十年,以二十四歲的弱冠之年死去。

  巫蠱之亂發生於征和二年秋七月,同年春正月衛皇后的大姊夫公孫賀和他的兒子公孫敬聲也坐巫蠱之獄而死,這可算是巫蠱之亂的先聲。公孫敬聲為太僕,驕奢不奉法,擅用北軍錢。北軍錢是當時貴戚近臣被舉劾者,許以錢贖罪,輸入北軍,凡數千萬。公孫敬聲的枉法被發覺後就鎯鐺入獄,其父公孫賀便想方設法出面營救。剛好皇帝下詔要擒捕江陵的黑社會龍頭朱安世,公孫賀時任丞相,自請逐捕朱安世以贖兒子公孫敬聲的大罪。朱安世是不好惹的壞蛋,他大笑丞相的做法差勁,說:「丞相禍及宗矣!」遂從獄中上書,告敬聲與陽石公主私通,用巫蠱咒詛皇帝。因此丞相公孫賀也被下獄,父子都死在獄中。諸邑公主和陽石公主也都坐巫蠱死,這兩個公主都是衛皇后的女兒。

  皇太子劉據,仁恕溫謹。好大喜功的漢武帝逢人便說:「其材能少,不類己。」衛皇后和太子據常不自安。漢武帝發覺他們母子的不安,曾對大將軍衛青說:

  「漢家庶事草創,加四夷侵陵中國,不出師征伐,天下不安。若後世又如朕所為,是襲亡秦之跡也。太子敦重好靜,必能安天下。欲求守文之主,安有賢於太子者乎!」

  於是請衛青去告訴他的姊姊衛皇后和外甥皇太子據,不要為此事放心不下。

  衛青死去以後,衛皇后和皇太子便失去可倚仗的外家勢力。因此,常有小人想構陷太子,欺他軟弱無據。水衡都尉江充便是其中一人。當年漢武帝生病在甘泉療養,江充就誣報:「宮中有蠱氣。」是太子在太子宮埋木人祭祀,指出皇帝的疾祟在巫蠱。皇太子於是先下手為強,將江充和與他串通的巫師檀何,自臨斬首。並派舍人持節入宮,要求衛皇后發兵,鎮壓江充餘黨。

  武帝在甘泉聞長安有變,召護北軍使者任安發兵入城,和太子兵會戰五日,毆肆市人數萬。太子兵敗,南奔覆盎城門而出,向東逃到湖縣的泉鳩里,匿藏起來。八月圍捕太子,太子自殺,皇孫二人也一併遇害。衛皇后和皇太子妃也先後被賜死和處死。哋這一次漢王朝創業以來首次的宮廷變亂,史稱「巫蠱之亂」。

霍光獨攬政權的開始

  皇太子十六歲結婚,那一年(征和二年)正生下一個孫子。兩個兒子都和他一齊死去,卻留下的這個孫子,也就是漢武帝的曾孫,未被殺死,而由保母帶入獄中,用女囚犯的乳來哺育他。這個生下來就當囚犯的嬰兒,是本題的主人公劉病已。

  巫蠱之亂後來判明,乃江充陷害太子的陰謀。可是太子已死,無法生還,武帝悲痛之餘,便在太子據逃匿的湖縣建立「思子宮」,用來紀念被誤以為政變主謀的兒子。武帝並下令誅殺江充一家人,肅清徒黨徒孫。

  武帝在巫蠱之亂的四年後去世,繼承皇位的是他的六個男孩中最小的一個,年僅八歲的弗陵。皇太子位在他死去之前,一直空懸著。弗陵的母親是出身低賤的趙氏,早被武帝賜死。武帝選中這末子當皇帝,是有理由的;選其沒有外戚的勢力,由自己的輔臣來輔佐他,比較安全。六個兒子中,衛皇后所生的太子據已死;王夫人所生的齊王劉閎已死;連李夫人所生的昌邑王劉髓也已死,但留有嗣子名叫劉賀;另外兩位弗陵的哥哥都是李姬所生,燕王劉旦和廣陵王劉胥則已過壯年。

  漢武帝的遺詔,要霍光、金日硐、上官桀三人來輔佐幼帝。霍光是霍去病的異母弟,金日硐是匈奴出身的謹直人物,上官桀是廷衛軍官,孔武有力。上官桀的兒子和霍光的女兒結婚,他們倆所生的女兒,嫁給即位為漢昭帝的弗陵當皇后,叫上官皇后,她未生子。昭帝在二十一歲便去世,共在位十四年,這段時期可以說是大司馬大將軍霍光確立獨裁的時期。金日硐比較早死,所以霍光和上官桀的對立也就逐漸表面化。

  燕王劉旦是昭帝的異母兄,自己年逾四十未能坐上皇帝寶座,卻讓年僅八歲的弟弟弗陵搶去,心有未甘。上官桀為了對付霍光,聯絡燕王劉旦起兵政變,結果失敗被殺。鹽鐵之議的御史大夫桑弘羊也在這次政變中被誅。於此,霍光的獨裁政權便建立起來。

  昭帝弗陵無子,而武帝的兒子只剩廣陵王劉胥一人,他是政變被殺的燕王旦的胞兄,霍光當然不允許他來繼位,便挑選比武帝先死的昌邑王劉髓的兒子劉賀來繼承昭帝亡後的帝位。劉賀被叫進長安,主持昭帝的喪儀。

  劉賀這個人,據《漢紀》記載:「性素縱,動作無節,武帝之喪,遊獵不止。」因其淫戲無度,大將軍霍光憂懣不已,問計於大司農田延年,田說:「伊尹相殷,廢太甲以安宗廟,後世稱其忠。將軍若能行此,亦漢之伊尹也。」霍光便陰與張安世圖計,俱見皇太后,召劉賀到未央宮承明殿聽詔,脫其璽組。劉賀即位才二十七天,就被廢位送到湯沐邑為山陽郡侯,是歷代最短命的皇帝。

不折不扣的老百姓皇帝

  劉賀既被皇太后廢立,皇太子劉據的孫子、武帝的曾孫劉病已便被召入宮即位,為漢宣帝。尊皇太后為太皇太后,時年十八歲,這一年是元平元年(公元前七四年)。即位之前,劉病已雖因祖父皇太子劉據案已平反,在宗正上也登記為皇族,實際上卻是不折不扣的老百姓。

  病已出獄後,便被收養在祖母(皇太子妃史良娣)的娘家。廷尉監丙吉心知太子既無事實,又重哀皇曾孫無辜,便選擇一位謹厚的保母,送到長安的尚冠里,去乳養病已。這個廷尉監早先也曾救了病已一命;病已仍在獄中時,望氣者說長安獄中有天子氣。武帝就派人到牢獄,要將繫獄的囚犯,不分輕重,一律殺死。但丙吉不接納,說:「他人無辜死者猶不可,何況親曾孫乎!」禁止使者進入,病已因而得救。

  有一位暴室嗇夫(屬掖庭令,主宮中婦人疾病者)名叫許廣漢,他的女兒就嫁給病已。並請來東海瀾中翁給病已講授《詩經》《論語》《孝經》,病已高材好學,學習得很快,但也喜歡遊俠、鬥雞、走馬,走遍了上下諸陵和三輔等地方。所以,從小就知道閭里奸邪、吏治得失。

  病已年屆十八歲,已生一子。丙吉就奏請霍光說:「今社稷、宗廟、群生之命,在將軍之一舉。而武帝曾孫病已在外家,今十八九矣,通經術,有美材,行安而節和,願將軍決定大策。」

  霍光心想:這個武帝的曾孫,依倚在祖母的娘家史氏、母親的娘家王氏和太太的娘家許氏,這三個外家都是沒落的士人,讓病已即位不會影響他的掌權。便奏請皇太后,迎病已入未央宮,「稽首歸政」。

  病已即帝位為漢宣帝,「諸事皆先由霍光關白」,亦即霍光掌握大權,欲想把漢宣帝當作傀儡皇帝,並欲將女兒成君嫁漢宣帝當皇后。可是這位從民間來的皇帝不忘糟糠之情,加以拒絕,並馬上封許氏為皇后。霍光妻顯,即命女醫淳于衍下毒,把皇后毒死。霍光女也就繼許氏後為皇后,這是漢宣帝即位四年後的事。

  地節二年(公元前六八年),霍光去世。漢宣帝為了分散霍光生前的軍權,任霍光子霍禹為大司馬,霍去病孫霍山為尚書,並將許氏所生之子奭立為皇太子,霍家一族備覺不安。接著讓不屬於霍光一派的車騎將軍張安世陞任衛將軍,總攬軍權。後接張章的密告,霍禹密謀造反,漢宣帝即把霍氏一族全數誅滅,霍光夫人斬首棄市,替許氏報冤。《漢紀》上記載:

  帝初立,謁見太廟,大將軍光驂乘,上嚴憚之,若有芒刺在背。後張安世代光驂乘,上從容肆體,甚安近焉。故俗傳霍氏之禍,始於驂乘。

  所謂驂乘,乃乘車之法,尊者居左,御者居中,又一人處其右,以備傾倒。哋霍光驂乘,漢宣帝就害怕,張安世驂乘,漢宣帝就安心。

出身民間,知民疾苦

  「知民疾苦」的漢宣帝誅滅霍氏後,即把鹽價降低。食鹽是生活必需品,統由政府管制公賣。民間出身的皇帝深知鹽價太高,必會影響人民的生活。這個鹽價問題,曾是「鹽鐵會議」上的主要論題,漢宣帝毅然決然把鹽價降低,便能看出他是一位愛民的皇帝。因他曾坐過牢,對於獄政的改善,也不遺餘力作出令人叫好的措施;如不許獄吏擅行苛刑拷問,子為親諱、妻為夫諱都認為是人的「天性」,不加以處罰。既逢瑞祥,便大赦天下。田租、口賦的減免惠予服喪中的孝男孝女等。「庶民安於田里,歎息愁恨所以亡,政平訟理所以興(《漢書》)。」

  漢武帝時代最感頭疼的匈奴問題,也在漢宣帝時代得到解決。「五鳳四年(公元前五四年)春,匈奴呼韓邪單于稱臣,遣弟入侍,減戍卒什二(《漢紀》)。」這是因為匈奴內部的紛爭,一時有五個單于併立爭位,使匈奴的勢力降低,不得不稱臣於漢,並派遣其弟谷蠡王到長安奉侍。事實上,等於投降漢朝。

  「自元康(公元前六五年)以來,比年豐稔,歲豐穀賤,農人少利」,這就是「穀賤傷農」故事的由來。「歲漕(水臣)關東穀四百萬斛;用卒六萬人,宜糴三輔、弘農、河東、上黨、太原郡穀供京師,可省漕卒過半。」這是大司農中亟耽壽昌的奏章,他又說:「會邊郡皆築倉,以穀賤增其價而糴,以利農,穀貴時減價而糶,名曰常平倉。」這個「常平倉」,人民稱便。

  漢宣帝少年時代,重遊俠,喜遍遊,對地方的治安問題頗有心得。所以重視循吏
neil
張貼於: 07月31日 17:25
管理員
註冊日: 06月28日
來自:
張貼數: 168
Re: 漢宣帝:生為囚犯的「平民皇帝」
根據《漢書•外戚傳》記載,西漢宣帝時期(西元前73年∼前49年),大將軍霍光之女霍成君為宣帝妃,霍光之妻想讓自己的女兒登上皇后寶座,行賄串通女醫淳於衍。皇后許氏分娩之後,淳於衍暗中將搗好的附子粉摻在許皇后要吃的藥丸內。許皇后服藥後不久,即感到全身不適,出現了“頭岑岑”的附子中毒症狀,很快昏迷死亡。這便是記錄於正史的附子毒殺案。


霍光夫人顯欲貴其小女,道無從。〔一〕明年,許皇后當娠,病。女醫淳于衍者,霍氏所愛,嘗入宮侍皇后疾。衍夫賞為掖庭戶衛,謂衍「可過辭霍夫人行,〔二〕為我求安池監。」衍如言報顯。顯因生心,辟左右,〔三〕字謂衍:「少夫幸報我以事,〔四〕我亦欲報少夫,可乎?」〔五〕衍曰:「夫人所言,何等不可者!」〔六〕顯曰:「將軍素愛小女成君,欲奇貴之,願以累少夫。」〔七〕衍曰:「何謂邪?」顯曰:「婦人免乳大故,十死一生。〔八〕今皇后當免身,可因投毒藥去也,〔九〕成君即得為皇后矣。如蒙力事成,富貴與少夫共之。」衍曰:「藥雜治,當先嘗,安可?」〔一0〕顯曰:「在少夫為之耳。將軍領天下,誰敢言者?緩急相護,但恐少夫無意耳!」衍良久曰:「願盡力。」即擣附子,齎入長定宮。皇后免身後,衍取附子并合大醫大丸以飲皇后。〔一一〕有頃曰:「我頭岑岑也,藥中得無有毒?」〔一二〕對曰:「無有。」遂加煩懣,崩。〔一三〕衍出,過見顯,相勞問,〔一四〕亦未敢重謝衍。〔一五〕後人有上書告諸醫侍疾無狀者,皆收繫詔獄,劾不道。顯恐(事)急,即以狀具語光,因曰:「既失計為之,無令吏急衍!」光驚鄂,默然不應。其後奏上,署衍勿論。〔一六〕

〔一〕師古曰:「從,因也,由也。無由得內其女。」

〔二〕師古曰:「過辭夫人,乃行入宮也。」

〔三〕師古曰:「辟音闢,謂屏去之。」

〔四〕如淳曰:「稱衍字曰少夫,親之也。」晉灼曰:「報我以事,謂求池監也。」

〔五〕晉灼曰:「報少夫謀弒許后事。」

〔六〕師古曰:「無事而不可。」

〔七〕師古曰:「累,託也,音力瑞反。」

〔八〕師古曰:「免乳謂產子也。大故,大事也。乳音人喻反。」

〔九〕師古曰:「去謂除去皇后也,音丘呂反。」

〔一0〕師古曰:「與眾醫共雜治之,人有先嘗者,何可行毒?」

〔一一〕晉灼曰:「大丸,今澤蘭丸之屬。」

〔一二〕師古曰:「岑岑,痺悶之意。」

〔一三〕師古曰:「懣音滿,又音悶。」

〔一四〕師古曰:「勞音來到反。」

〔一五〕師古曰:「恐人知覺之。」

〔一六〕李奇曰:「光題其奏也。」師古曰:「言之於帝,故解釋耳,光不自署也。」

許后立三年而崩,諡曰恭哀皇后,葬杜南,是為杜陵南園。〔一〕後五年,立皇太子,乃封太子外祖父昌成君廣漢為平恩侯,位特進。後四年,復封廣漢兩弟,舜為博望侯,延壽為樂成侯。許氏侯者凡三人。廣漢薨,諡曰戴侯,無子,絕。葬南園旁,置邑三百家,長丞奉守如法。宣帝以延壽為大司馬車騎將軍,輔政。元帝即位,復封延壽中子嘉為平恩侯,奉戴侯後,亦為大司馬車騎將軍。

〔一〕師古曰:「即今之所謂小陵者,去杜陵十八里。」

孝宣霍皇后,大司馬大將軍博陸侯光女也。母顯,既使淳于衍陰殺許后,顯因為成君衣補,〔一〕治入宮具,勸光內之,果立為皇后。

〔一〕師古曰:「謂縫作嫁時衣被也。為音于偽反。」

初許后起微賤,登至尊日淺,從官車服甚節儉,五日一朝皇太后於長樂宮,親奉案上食,以婦道共養。及霍后立,亦修許后故事。而皇太后親霍后之姊子,故常竦體,敬而禮之。皇后轝駕侍從甚盛,賞賜官屬以千萬計,與許后時縣絕矣。上亦寵之,顓房燕。〔一〕立三歲而光薨。後一歲,上立許后男為太子,昌成君者為平恩侯。顯怒恚不食,歐血,曰:「此乃民間時子,安得立?即后有子,反為王邪!」復教皇后令毒太子。皇后數召太子賜食,保阿輒先嘗之,后挾毒不得行。後殺許后事頗泄,顯遂與諸婿昆弟謀反,發覺,皆誅滅。使有司賜皇后策曰:「皇后熒惑失道,懷不德,挾毒與母博陸宣成侯夫人顯謀欲危太子,無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廟衣服,不可以承天命。烏呼傷哉!其退避宮,上璽綬有司。」霍后立五年,廢處昭臺宮。〔二〕後十二歲,徙雲林館,乃自殺,葬昆吾亭東。〔三〕
neil
張貼於: 07月31日 18:04
管理員
註冊日: 06月28日
來自:
張貼數: 168
許相如(山東巨野)
許皇后--相如 時代/紀元前一世紀八○─九○年代

其夫/西漢王朝第十二任皇帝劉驁

遭遇/丈夫毒死

控制奇緊的反抗

 趙家姊妹自從進入皇宮,第一個遭到毒手的是當時的皇后許相如。

  ──在以後的中國社會,儒家學派男尊女卑的觀念,大肆發作,大多數女人的名字,不為外人所知,有頭銜的稱她們的頭銜,無頭銜的稱她為張氏王氏,我們也只好如此。

  許皇后是昌邑(山東省金鄉縣西北昌邑鎮)人,她跟趙家姊妹恰恰相反,有一個顯赫的家世,她是紀元前一世紀二○年代被毒死的皇后許平君女士的侄女。許平君女士的爹許廣漢先生,只有一個女兒──就是許平君。許廣漢先生死後,他的侯爵因無人繼承的緣故,自然消滅。但許廣漢先生有兩個弟弟:許舜,許延壽,也都是侯爵。西漢政府特別下令,把許延壽先生的兒子許嘉先生,過繼給許廣漢先生,繼承許廣漢先生的爵位,並主持許廣漢先生的祭祀。所以說,許平君女士跟許嘉先生,是姊弟關係,本文的女主角許相如,是許嘉先生的女兒,叫許平君女士姑媽。

  許平君女士的獨子劉奭先生,於紀元前四九年登極,成為西漢王朝第十一任皇帝。他一直哀悼自己娘親在位的時間太短,不滿四年,就被霍家毒死,所以在替兒子劉驁先生選妻的時候,就指定許嘉先生的女兒。在婚姻關係中,許女士是劉驁的長輩,劉驁是許女士的晚輩,如果是普通小民,這婚姻將受到衛道之士猛烈的抨擊,可能被拳打腳踢,趕出村子。可是,皇帝有亂倫的特權,衛道之士只敢向小民衛道,對大權在握的朋友,連碰都不敢碰。

  劉奭先生對這樁親事十分重視,特別派遣宮廷高級侍衛官(中常侍),和最親近的侍衛官(黃門),護送許女士到太子宮。他們回來後,向劉奭先生報告,形容劉驁先生高興的模樣,老爹大喜,喊曰:「快拿酒來,祝賀我有這 好的孩子和這 好的媳婦。」左右馬屁精一瞧老傢伙這 興奮,一齊高呼萬歲。一年之後,許相如生下一個男孩,可是竟然早夭。嗚呼,如果這男孩不死,整個形勢都會變化,趙飛燕、趙合德姊妹的陰謀就不可能成功。紀元前三三年,劉奭先生死掉,劉驁先生繼位當西漢王朝第十二任皇帝,許相如水漲船高,也成為皇后,不久,又生了一個女兒,而又早夭。當皇后而沒有兒女,上天就注定是一個悲劇。

  許皇后絕頂的聰明、智慧、漂亮非凡,見多識廣,讀了不少史書,從當太子妃到當皇后,多少年來,一直把劉驁先生控制得奇緊,其他小老婆群,很難跟劉驁先生見面,更別說上床啦。可是沒有兒子是她的致命傷,劉驁先生已經即位四年,而子嗣仍無消息,身為老娘的皇太后王政君女士,和身為舅父的最高統帥(大將軍)王鳳先生,恐怕劉驁先生真的斷子絕孫,整天咳聲嘆氣。正在這時候,忽然接二連三的發生變異,諸如日蝕、地震等等,人心驚慌。這些事跟女人孩子根本扯不上,但搖尾系統教它扯上它就扯上。最高統帥部兵工署署長(大將軍武庫令)杜欽先生,要求劉驁先生,不應只守著許皇后一個女人,而應該多選美女。祭祀部主任祕書(太常丞)谷陰先生,也抓住機會,向劉驁先生建議,應擴大向民間搜求小民的女兒。高級國務官(光祿大夫)劉向先生,這位著名的星象家,用他的占卜,提醒劉驁先生可能有絕嗣的危險。

  劉驁先生本來就喜歡女人,被許皇后獨佔了那多年,早就膩啦,躍躍欲試的想換換滋味。想不到天賜良機,這 多人緣竿而上。世間只有勸人不要討小老婆的,或勸人少討小老婆的,從沒有勸人多討小老婆,或勸人拚命討小老婆,而且越多越不嫌多的。只有宮廷才出現這種離奇的節目,官員們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惜把皇帝的身體當做破鑼猛敲。而該破鑼卻不覺得自己是個破鑼,反而龍心大悅。劉驁先生發現,既然上自老娘,下至各種馬屁官崽,一致堅持,非有大量的美女陪著睡覺,西漢王朝就有危機。色膽包天兼理直氣壯,他第一個就是對控制他太緊的許皇后女士反叛,下令大大裁減皇后宮的用費,包括宮廷經費,衣服車馬,以及各種開支,和對許皇后娘家的賞賜贈與,一律緊縮。──緊縮到六○年代老爹劉奭先生在位時的標準。

  許皇后被這一棒打昏了頭,她提出書面抗議,摘要曰:

  「時代不同,長短相補,凡增凡刪,都沒有破壞王朝的制度。前後古今,有大有小,有多有寡,不可能完全一樣。六○年代老爹(劉奭)在位,對五○年代祖父(劉詢)在位時的措施,並沒有事事倣效。宮廷官員不知道史事斑斑,只說皇帝如此規定,使我連手都不能伸。假設我想在某地作一個屏風,『從前沒有這個呀。』他們就可以用你的命令壓我。宮廷官員,既嫉妒,又狠毒,個個逞強爭勝。當我尚得到你寵愛時,還咄咄逼人。而現在情形,他們就一天比一天更為凶悍,再加上你的這種命令,我往何處傾訴?我在皇后宮,你沒有多給一分一文。宮廷開支,我不動用公庫,教我向誰討取?你的命令恐怕難以執行,唯請明鑒。」

巫蠱大獄

  許皇后書面抗議的原文摘要是:

  「時世異制,長短相補,不出漢制而已。巨細之間,未必可同。若竟寧前與黃龍前,奢儉不同,豈相倣哉。家吏不曉,以受詔如此,使妾搖手不得。設妾欲作某屏風於某所,曰故事無有,則必繩妾以詔書矣。宦吏忌狠,必欲自勝。幸妾尚蒙寵幸時,猶以不急事操人。況今日日益侵,又獲此詔,其所持劫,豈有投訴。妾在椒房,陛下未肯給妾纖微,宮內所需,若不公庫小取,將安所仰乎。詔書誠不可行,唯陛下省察。」

  這件事在見面之時,或在枕頭之上,本來可以輕易解決的,而竟動用起來文書,已可預卜它的結果。劉驁先生把谷永、劉向幾位先生強調「災異咎驗,皆在後宮」的報告,給許皇后看。蓋不僅僅要她看所以忽然「節約救國」之故,也要她看他不得不大嫖特嫖,即將廣為推行「美女救國」之故,希望她心理上先有一個準備。

  許皇后的好運,到此已盡,經濟上的抑制,只是一個悲劇即將開始的信號。劉驁先生最初還偶爾到她那裡住一宿,敷衍敷衍。後來,索性不再理她,而就在這時候,宮廷中的美女數目,擴張到四萬有餘。創造中國歷史上宮女人數最多的紀錄,不但空前,而且絕後。

  紀元前一八年,趙飛燕女士進宮,緊接著趙合德女士進宮,形勢更趨惡劣,四萬餘美女,全軍覆沒,許皇后更恩斷情絕。趙家姊妹看準機會──這可不是我們把妳搞垮的,而是妳早已經垮啦,我們不過落井下石,順水推舟。於是,散佈謠言兼打小報告,一口咬定許皇后和姊姊侯爵夫人許謁女士,還有另一位姬妾班婕妤女士,結合在一起,用巫蠱詛咒宮廷懷孕的宮女,和最高統帥(大將軍)王鳳先生,而且還詛咒劉驁本人。

  ──原文曰:趙飛燕譖告許皇后,后姊安平剛侯夫人謁,班婕妤挾媚道,祝詛後宮有身者王美人及鳳等,詈及主上。

  皇太后王政君女士像丟了崽子的狗熊一樣,暴怒起來,下令逮捕許皇后、許謁,和班婕妤。

  ──班婕妤,安陵(陝西省咸陽市東)人,她的一位侄兒是有名的史學家漢書的作者班固先生,另一位侄兒則是中國的拓荒英雄,西域(新疆省)萬王之王的班超先生。班婕妤女士於劉驁先生繼承帝位後,被選進宮,最初是「少使」(姬妾十一級),後來升「娙娥」(姬妾三級),而最後升「婕妤」(姬妾二級,僅比趙合德女士的「昭儀」低一級)。曾生一個男孩,卻不久夭亡。班婕妤女士出身於高級知識份子的家庭,所以她有當時一般老奶們很少有的禮義修養和文學功力。劉驁先生一度愛她得很,有一次,劉驁先生在御花園遊逛,邀請她上車跟他坐在一起,這是宮廷中一項殊榮,但她委婉拒絕曰:「老哥,歷史上顯示,凡是聖賢君王,總有德高望重的大臣奉陪在側;只有昏亂的君王,才特別喜歡他心愛的美女。」劉驁先生雖是西門慶型的淫棍,但仍願聽別人說他天縱英明,於是龍心大悅。而皇太后王政君女士聽啦,龍心也大悅,讚曰:「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

  ──樊姬女士是紀元前六世紀,楚王國第六任國王羋侶先生的姬妾,羋侶先生喜愛打獵,不但殘忍,而且荒怠政府公務,樊姬女士勸他不聽,就拒絕吃肉,羋侶先生只好停止去外邊亂跑。有一天,羋侶先生主持御前會議,回來得比較晚,樊姬女士問他啥事耽誤,羋侶先生曰:「跟賢明的宰相虞丘子先生談話,不知不覺談了很久。」樊姬女士不由得掩住櫻桃小口笑起來,羋侶先生曰:「妳笑啥?」樊姬女士曰:「虞丘子先生當了十年宰相,從沒有聽說他推薦過一個人才,也從沒有聽說他把一個壞蛋免職,他似乎不是賢明,而只是一個八面玲瓏的老奸巨猾,不但蒙蔽他的長官,也佔著茅坑不拉屎,阻擋真正有才幹的人進入政府,你還欣賞他哩。」虞丘子先生輾轉聽到這番話,知道混不下去,就推薦孫叔敖先生當宰相,楚王國在孫叔敖先生的治理下,稱霸當時的世界。

  ──皇太后王政君女士雖然誇獎過班婕妤女士,但一聽說她追隨許皇后之後,用巫蠱詛咒,立刻翻臉。當宮廷法官審問班婕妤女士時,她對曰:「我聽說過,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努力做善事,還不見得追求到幸福。難道做惡事,反而可以追求乎哉?假使鬼神有知,不會接受我的詛咒。假使鬼神無知,我詛咒又有什 用處?」劉驁先生深受感動,把她釋放,不再追究。班婕妤總算逃了一死,但趙家姊妹的聲勢正迅速膨脹,她知道一定會受到更嚴厲的排斥,於是要求搬到長信宮,侍奉皇太后王政君女士。離開假想敵的地位,是保護自己唯一的途徑。

  ──劉驁先生死後,班婕妤女士去陵園守墓,就病故在那裡。一代才女,寂寞而終。

癡癡的等

  班婕妤女士雖然逃生,但許皇后和姊姊許謁女士,卻逃不掉。這種巫蠱案件,在衛子夫女士的篇幅裡,讀者老爺恐怕太熟習啦。許皇后姊妹極可能真的有這種勾當,希望丈夫回心轉意。但也可能並沒有這種勾當,而被栽贓。嗚呼,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撒手?」,西漢王朝的「撒手?」是巫蠱,只要把這個撒手?砸到頭上,縱然是孫悟空先生,都擺不脫,何況一個皇后,何況一個侯爵夫人──更何況一個小民乎哉,悲天。

  結果,許謁女士處斬,許皇后貶謫為平民,囚禁昭台宮,許氏家族全體逐出首都長安,遣返到他們的故鄉山陽(山東省金鄉縣西北昌邑鎮)。許皇后前後當了十六年皇后,垮了個徹底。可是,悲劇還在後面,許皇后的聰明才智應是無庸置疑的,尤其可貴的是她不肯屈服,始終奮鬥掙扎。可是,聰明的人不是每一時刻都聰明,再聰明的人都有糊塗的時候,而且,她的命運不濟。

  許皇后另一位姊姊許孊女士,也是一位侯爵夫人,她的丈夫韓寶先生去世後,她在家寡居。而就在這時候,一個膽大包天兼荒腔走板的荷花大少淳于長先生,出現在她生命裡。淳于長先生是皇太后王政君女士姊姊的兒子,有這 結實的親戚,所以他也是一位侯爵,當時的職位是皇城保安司令(衛尉),和皇宮特別貴賓(侍中),皇太后王政君女士是他的姨媽,皇帝劉驁先生則跟他是表兄弟,而且感情很好,前已言之,連趙飛燕女士的皇后,都要靠他疏通,才能成功。這使他不可一世,權震公卿。他閣下看上了漂亮的小寡婦許 女士,先是跟她祕密幽會,之後,索性把她娶過來當小老婆。這是一樁駭人視聽的醜聞,一個侯爵把另一位侯爵的正配妻子,收作姬妾。

  淳于長先生過度的揮霍,使他的經濟情況,總是拮据。於是,他的腦筋動到許皇后的頭上。那時,趙飛燕女士已當上了皇后,淳于長先生透過許 女士向許皇后表示:只要有足夠的金銀財寶,他有辦法可以使她復出當「左皇后」。許皇后深信他有這種力量,大喜過望,全權拜託。不過,許皇后也有自知之明,她想,恢復皇后的地位,恐怕不可能,所以她只希望能當一個「婕妤」,願即足矣。

  ──許皇后以正配之尊,只求再當小妻,降志辱身,說明她的可憐心境。我們不能想像,如果一旦成功,將會出現什 場面。趙飛燕女士姊妹當初進宮時,是先朝見她,向她下跪磕頭的。如今形勢倒轉,她反而要向趙飛燕女士姊妹下跪磕頭(趙合德女士的「昭儀」,比「婕妤」還高一級),情何以堪?而許皇后寧願如此,是她胸懷大志,先求復出,再求反擊?抑或只求逃出冷宮,一切屈辱,都在所不惜?

  淳于長先生從許皇后那裡拿到的銀子,史書上說,前後有千餘萬兩,是一個使人咋舌的數目。他宣稱一有機會,一定會向他的姨媽皇太后王政君女士說情。但實際上,他根本沒有打算開口,他當然願意促成這件事,不過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左皇后」不可能出現,如果可能,也輪不到許皇后,趙合德女士早坐上寶座矣。「婕妤」更不可能,即令許皇后願意也不可能,自從開天闢地以來,只有大官貶為小官,還沒有皇后貶為小老婆的。淳于長先生的目的,只在騙一個可憐棄婦的銀子罷啦。但最悲哀的還是,淳于長先生不但不為許皇后盡心,反而嘲笑她異想天開,不自量力。每當許 女士去冷宮探望妹妹時,這對狗男女來往的信件中,對許皇后更是嬉笑怒罵,百般嘲弄。嗚呼,淳于長先生輕佻無賴,還可理解,而許 女士竟不念姊妹之情,由她肯當小老婆這件事上,可看出她早已無心肝矣。

  紀元前八年,許皇后囚禁冷宮,已有十載,而仍在癡癡的等。王鳳先生早已下台,由他弟弟王根先生繼續當權,這一年王根先生病體日重,也要退休。淳于長先生認為他最有資格接替舅父王根先生的職位,而王根先生的侄兒王莽先生,也認為自己最有資格。權力鬥爭不久就白熱化,就在王根先生病榻旁,王莽先生用一套極具有刺激性的話,去挑撥王根先生,曰:「淳于長看見你久病在床,高興得不得了,自以為他就要掌握大權,已經開始封官拜爵,內定某人當某官,某人當某爵。」當王根先生蠢血沸騰時,王莽先生適時的揭發淳于長先生跟許 女士和許皇后之間的事。王根先生冒火曰:「你為啥不早說?」王莽先生曰:「不知道你的意思,所以一直不敢稟報。」王根先生曰:「還等什 ,快去報告皇太后。」

  王政君女士聽了侄兒王莽先生的報告,大怒曰:「這個孩子竟這 亂搞,那還得了,快去報告皇帝處理。」於是,王莽先生再求見劉驁先生。劉驁先生倒不覺得有啥罪大惡極,同時又礙於老娘的親情,只從輕發落,僅下令把淳于長先生免職,遣送他回到他侯爵的封邑──他的侯爵名定陵侯,定陵,現在的河南省郾城縣西北。

厄運像魔繩

  事情到此為止,應該全部結束。可是厄運一旦開始,往往是一連串的,像一根縛到身上的魔繩一樣,越掙扎,縛得越緊,而終於被它勒死。

  厄運的使者王融先生,他是王立先生的兒子,而淳于長先生則是王立先生的表弟。王立先生也是一位侯爵,不過侯爵雖是侯爵,卻是一個光棍侯爵,在政府權力中樞沒有地位,也就是沒有實權。在資格上及能力上,他自以為應該當宰相或當全國最高統帥,可是偏偏被王根先生奪了去,他認為全是淳于長搗的鬼。到底淳于長先生搗了鬼沒有,我們不知道,反正王立先生既經這 認定,那就足夠暴跳如雷,恨之入骨矣。表兄弟間不共戴天之仇的狗咬狗局面,人人皆知,連身為皇帝的劉驁先生也都清清楚楚。

  當淳于長先生收拾行裝之際,王融先生去問淳于長先生,能不能把「車騎」送給他。

  ──「車騎」,顧名思義,有車有馬,馬背上當然還騎著裝備精良、威風凜凜的衛士群。三世紀後,「車騎」改稱「鹵簿」,名目雖異,結構一樣,都是用來展示官威的一種衛隊者也。讀者老爺看京戲時,無論什 大官,出場亮相之前,總有幾個呆頭鵝傢伙,先出來排列兩旁,那就是「車騎」「鹵簿」矣。俗不云乎:「大軍未動,糧草先行。」在官場上,則是「官崽未動,車騎鹵簿先行」,他們如虎如狼,奔馳街上,為官老爺開道,把小民趕得抱頭鼠竄,四散逃生。用現代「開道警車」比喻,就更容易了解。外國元首光臨訪問,從飛機場到他閣下住的行宮行館,警車一列,嗚嗚前導,連紅綠燈都喪失作用,十分過癮。

  淳于長先生既然被貶回他的封邑定陵,定陵是小地方,而且已無政府官職,這種吆五喝六的擺闊玩藝,當然再用不著。當王融先生把這個請求向淳于長先生提出後,淳于長先生是個伶俐鬼,靈機一動,不但滿口答應,雙手奉送,還另外奉送一批稀世的珠寶,拜託幫忙。王融先生大喜過望,回去後說服老爹,要老爹代淳于長先生向皇帝說情。王立先生是個老糊塗,而且也可能這「車騎」根本就是他想要的。於是他向劉驁先生上了一份奏章,建議免除淳于長先生的放逐。奏章上曰:「對於淳于長,你既然顧念到你娘皇太后的親情,不加處罰。如果仍趕他回到封邑,同樣的使你娘皇太后傷心,不如准他留在長安,戴罪立功。」

  劉驁先生看到奏章,龍心一動,這可怪啦,他們本來仇深似海的,不落井下石,已經很正人君子矣,怎 竟然為他說話乎哉。這裡面必有毛病,或許王立先生真的「外舉不避仇」,為國家珍惜棟樑,也或許有什 其他不可告人的內幕。於是,他教有關單位深入調查。

  任何內幕都禁不住調查的,不久真相大白,劉驁先生大生其氣,下令逮捕王融先生。王立先生得到消息,魂飛天外,專制時代的官司是可大可小的,他本來堅持他之所以請留淳于長先生,是為國惜才。如果王融先生在公堂之上,公開供出原是只為了「車騎」和稀世珠寶,一發不可收拾,誰都不能預料有什 後果。為了保護自己,他逼著兒子自殺,王融先生只好服毒。

  王融先生不死,如果皇太后王政君女士從中干預,事情可能──也只是可能,可能不致擴大。而王融先生一死,使劉驁先生大為震驚,認為殺人滅口,其中一定有更可怕的陰謀,於是下令逮捕淳于長。淳于長先生在案發之時,就知道大勢不好,不但難留長安,恐怕還有更大危險,立即束裝就道,奔向他的封邑。這時剛走到洛陽,就在洛陽被捕,囚入洛陽監獄。洛陽司法官員得到的命令是「窮治」,窮治也者,就是挖根刨底,上窮碧落下黃泉,一定要查出來龍去脈,而來龍去脈就是我們上面所敘述的。劉驁先生可以忍受官場賄賂,但不能忍受他的妻子被人戲弄。淳于長先生就在洛陽監獄中絞死,家屬放逐到兩千公里外南方蠻荒地區的合浦(廣西省合浦縣)。

  ──不知道那位許孊女士在不在放逐之列?既然她是正式的小老婆,而又成為笑柄,恐怕免不了也去合浦海邊,捉魚為生。

  現在,輪到我們的女主角許皇后相如矣,在一切都變成泡影之後,就在紀元前八年,劉驁先生死的前一年,在趙飛燕、趙合德姊妹的溫柔鄉裡,向可憐的仍癡心等待他回心轉意的原配妻子,作無情的裁定。他派司法部長(廷尉)孔光先生,拿著他的詔書,前往行刑。

  許皇后相如面對著宮廷特有的烈性毒藥,往事一一浮上眼簾,不禁痛哭失聲。然後,在監刑人虎視眈眈的注視下吞下去,毒發身死。史書上沒有記載她的年齡,如果她二十歲當皇后的話,死時不過三十餘歲。
charlie
張貼於: 07月10日 08:27
管理員
註冊日: 06月28日
來自:
張貼數: 120
Re: 漢宣帝:生為囚犯的「平民皇帝」
外戚想鞏固自己的勢力,必然依靠皇后,因此皇后的人選便是衝突的焦點,所謂「懷璧其罪」,許平君被捲入那個陰謀是不可避免的。至於許平君被殺是否為霍光一手安排,已難以考證。漢武帝巫蠱之禍後,皇太子劉據全家被殺,仍在襁褓中的武帝曾孫劉詢被囚禁於掖庭。張賀曾於太子府上當家吏,在劉據全家遇難後,張賀受牽連被判處「腐刑」。但張賀頗重情誼,對劉詢悉心照顧。轉眼間劉詢已長大,張賀便準備為他籌辦婚事。他本想把他的弟弟張安世的女兒許配劉詢,卻遭到張安世斷然拒絕,他認為劉詢雖為漢武帝的曾孫,但此時只是庶民一個,根本不配娶他女兒,於是斷然拒絕。於是張賀轉向許廣漢提親。

許廣漢原是武帝的侍衛,因拿了別人的馬鞍,放到自己的馬背上,犯了「從駕而盜」的大罪被判死刑,後改判為宮刑(宮刑即「丈夫割其勢,女子閉於宮」,閹割男子生殖器、破壞女子生殖機能的一種肉刑。又稱蠶室、腐刑、陰刑和椓刑)。昭帝在位時,上官安連同燕王劉旦、鄂邑長公主等人謀反,許廣漢被派遣至上官安府中搜查,因找不到用以對付異見者的千條繩索,卻為其他人全數查獲,因此被判三年徒刑(他已沒有生殖器可割了)。事後被遣至暴室服役。許廣漢有女兒名許平君,十四歲時曾許配給歐侯氏為兒媳,未過門丈夫便病死了。聽見張賀為皇曾孫提親,想到自己的落魄,恐怕也不能讓女兒指配什麼好人家,因此一口答應。可是許廣漢的妻子卻不同意:「我曾為女兒卜卦,說女兒將會大富大貴。皇曾孫是叛逆之後,若把女兒嫁予他,我們還能有什麼指望嗎?」但許廣漢仍執意讓劉詢與平君成婚。


漢昭帝死後,大將軍霍光迎昌邑王劉賀即位,霍光受遺命輔政。不出一月,因劉賀昏亂無道,被霍光廢去帝位,迎漢武帝的曾孫劉詢登極,是為漢宣帝。宣帝初即位,照例須祭祀宗廟;大將軍霍光騎馬與宣帝同行,宣帝坐在輿中,好似背上生著芒刺,內心十分不安。不久丞相楊敞病逝,任御史大夫蔡義為丞相。蔡義已八十多歲,傴僂曲背,形似老嫗,霍光用了一個不中用的老朽為相是想自己控制朝廷大權。宣帝即位後,封許平君為婕妤。中宮後位未定,群臣為討好霍光,私下多打算立霍光的小女為皇后,宣帝聽說此事,對身邊的侍者說:「朕當年寒微時的佩劍在哪裡,去為朕取來。」群臣明白了宣帝的意思,遂異口同聲請立許平君為皇后。許平君出身微賤,雖為皇后,但保持了樸實的一面,平時的衣服也儉樸無華。

霍光獨攬大權,凡朝廷政事都必須先報知霍光,然後才上奏給宣帝。霍家子孫都在朝中任要職。宣帝對霍光十分猜忌,但又無可奈何。霍光的元配東閭氏,只生有一個女兒,嫁給了上官安為妻。東閭氏有個婢女名叫霍顯,狡黠異常,被霍光所寵愛,納為小妾。東閭氏死得很早,霍光就將霍顯作為繼室。霍顯是一個淫悍的潑婦,她生了幾個子女,小女兒叫霍成君,還沒有出嫁。霍顯一心打算將女兒霍成君嫁給宣帝做皇后。誰知宣帝糟糠之妻難捨,讓故妻許平君正位中宮做了皇后。霍顯極度失望,她日思夜想,想把皇后許平君害死。

本始三年正月,許平君懷孕期滿,即將分娩,忽然覺得身體不舒服。宣帝遍召御醫診治,而且召募女醫進宮裡以好朝夕看護許平君。恰好掖庭戶衛淳于賞的妻子單衍粗通醫理,便應召入侍。單衍與霍顯認識有很多年了,淳于賞對妻子說:「你何不去與霍夫人辭別,為我求安池監的職位。若霍夫人肯代為周旋,我一定可以補缺!」單衍便去了霍家。霍顯將單衍引至密室,悄悄地說:「你想要我代謀安池監的職位,這一點都不難,但我也想麻煩你一件事,你答應我麼?」單衍說:「但憑夫人吩咐。」霍顯笑著說:「大將軍最愛小女兒成君,正為此事,有勞你援手。」單衍不禁愕然,問道:「夫人什麼意思?」霍顯將單衍拉近,附在她耳邊說:「女人產育,關係到生死。現在皇后因懷孕而得病,正好將她毒死。天子若將小女立為繼後,我們霍家與你共享富貴!」單衍聽到這裡臉都白了,她哆嗦著說:「藥方必須眾醫配合,進服時也有人先嘗,此事恐怕難成。」霍顯復冷笑說:「是否成功只看你肯不肯而已,大將軍掌天下大權,即使有事誰敢多嘴?只怕你猶豫無意。」單衍徘徊半天,最後一咬牙答應了霍顯。她私下將附子搗成粉末,藏在衣服裡,帶進了宮中。

許平君臨盆生下一個女兒,產後虛弱,需要調理,經御醫擬定了一副藥方,單衍將附子末悄悄摻入藥裡。附子性熱,本無劇毒,但不宜產後服用。許平君喝下藥,頓時頭昏眼花,額上冷汗淋漓,她掙紮著問單衍:「這服丸藥,莫非有毒不成?」單衍說:「丸藥是眾醫公擬的方子,怎麼會有毒,再過一刻,自然大愈。」許平君聽了半信半疑,不久瞳孔散大,遷延片刻而死。

宣帝十分悲痛,有人奏言皇后的暴崩,想必與用藥有關,應拿諸醫拷問。宣帝當即命有司拿問諸醫。單衍剛進家門,有捕吏來將她逮入獄中。單衍抵死不肯供認,其他的醫官,因為並不知情,都同聲喊冤。霍顯聽說單衍被拘訊於大獄,驚惶失措,這時殺人滅口已來不及,即使殺了單衍,反而更讓人懷疑,她萬般無奈,只好將實情告知霍光,霍光十分吃驚,責備霍顯為何不與他商量就魯莽行事。霍顯已在一旁泣不成聲。霍光見愛妻哭得像一朵帶雨的梨花,一腔怒氣早已平息。他考慮的是如何瞞過這件事。於是入朝見宣帝,說皇后的崩逝是命數注定,若加罪於諸醫,未免有傷仁德;況且諸醫也沒有這膽子敢謀害皇后。宣帝才二十一歲,況且有前廢帝劉賀的前車之鑑,不敢再堅持,於是傳詔赦免了諸醫。單衍也就此逃過一劫。只是許平君糊裡糊塗地入了黃泉。

霍顯此時才放下心,密召單衍,酬謝她無數的金帛,而且替她營造了華麗的房屋,購置許多田宅婢僕,讓單衍享受榮華富貴,借此堵住她的口。霍顯為小女霍成君安排妝奩,只等著她當皇后了。不久宣帝同意霍成君入宮。俗話說少年無醜婦,每一個女子在她最年輕的歲月裡都有光彩照人的一面。宣帝也正當大好年華,雖然與許平君琴瑟和諧,心中時時追憶傷感,但看了如花似玉的新人,怎能不夜夜纏綿?過了一年,便將霍成君冊立為皇后。


直到霍光去世後,霍家毒殺許平君的事逐漸暴露,先是霍家執兵權者一一奪去兵權。霍光的兒子霍禹知道舊事必會被追究,於是魚死網破想孤注一擲,因計劃並不周密而造反未遂。不久皇后霍成君被廢,幽禁於上林苑的昭台宮,十二年後自殺而死。霍顯與親屬多以大逆罪被處死,和他們連坐被誅滅的有數十家。

史書把霍光比作古時的賢臣伊尹周公。漢武帝臨死時,便命畫工畫了一幅周公背負周成王的圖畫賜予霍光,囑託霍光像當年周公輔佐年幼的周成王一樣輔佐昭帝。《漢書》云:「昭帝既冠,遂委任霍光,迄十三年,百姓充實,四夷賓服。」霍氏勢力雖「黨親連體,根據於朝廷」,但多不奉公守法,為霍氏家族的結局埋下了禍根。漢朝的外戚專權一直是政局不穩的關鍵因素,其實霍光與王莽不過是一枚硬幣的兩面,只是他們在歷史上的名聲不一樣。外戚想鞏固自己的勢力,必然依靠皇后,因此皇后的人選便是衝突的焦點,所謂「懷璧其罪」,許平君被捲入那個陰謀是不可避免的。至於許平君被殺是否為霍光一手安排,已難以考證,倒是最後由霍顯頂了罵名。但不論想當「王莽」還是想當「周公」都必須有資本,假若許平君不死,恐怕「周公」非姓「霍」而姓「許」了。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頂部

註冊才能張貼
 
Google 直立連結組
伙伴網站
Google 連結組
key word
Insurance Loans Mortgage Attorney Credit Lawyer Donate Degree Hosting Claim Conference Call Trading Software Recovery Transfer Gas/Electricity Classes Rehab Treatment Cord Blood
XOOPS 2.3,3 @ 2003-2012 雷斯提克LSTIC
Theme by Graphic Worx